这几天张小龙的4小时演讲在持续刷屏,当然,主要应该还是在互联网圈子里,有拿来和罗振宇的演讲做对比的,有被各种膜拜的,尤其是产品经理,纷纷转发,而很多老板,则表示了沉默。

对比了张小龙的产品大法后,很多产品经理,估计都会想,自己有可能按这套方式做产品么?当然了,对绝大部分,甚至是几乎是所有的产品经理来说,应该也只是止步于想想。以前也看过乎黄的一些文字,似乎也很崇拜张小龙,当男神看的那种,不过,币乎真的能学张小龙的微信打法么?目前反正是没看出来,不过,我自己的观点是,看看就好,不可能学得来的。

要做成微信这样的产品,产品经理需要具备包括能力牛逼,魄力牛逼,愿力牛逼的条件,最后,还得有时机。

论能力,看目前的币乎,感觉乎黄也就一般,反正现在的好文有好报也没如他所说的闭环,微文他画了一张循环图,最近看微文,也没按那个循环图走。

论魄力,张小龙说产品经理要有一定的独裁性,这个我更觉得不可能,看过一篇乎黄被骂了就抑郁的文字,感觉不是个内心很强大的人,一个产品经理的魄力,就是要在原则和底线上守住,需要非常强大的内心,据说张小龙经常和各种领导杠,这点,从目前乎黄的文字看,看不太出来。

论愿力,就是说,有多大意愿去做成这个事,就是一定要做成,愿意付出多少,这个不好判断,所以就不评价。

那假设这个独裁人不是乎黄,而是咕噜,可以么?无论从能力上,过往经验,还有魄力上,其实我自己觉得,咕噜是远比所谓乎黄更有可能把币乎做成一个更有逼格的产品的。

能力,魄力,愿力上,应该都是如此,至少之前我是这么确定的认为的,但是后来,咕噜又去做MYKEY了,然后我觉得咕噜也没这个精力和能力了,所以也不可能是他了,张小龙那么牛逼的人,也就负责一个产品,咕噜要同时搞两个,如果都是自己做主要负责人,都搞好,估计有难度,除非是有一套可以复用的打法,产品之间移植,比如今日头条,虽然产品的内容领域和表现层不一样,但整个打法的底层是一致的,不过MYKEY 和币乎明显不是同类产品,也就是说,没有一个可以直接复用的底层逻辑或者说能力。

按这样推测,咕噜也不太可能是币乎这个产品的所有事情的负责人,不是因为他不牛,而是因为他同时搞太多。

那最终来看,币乎也好,MYKEY也好,或者将来的可能还有其他产品也好,似乎可能都会需要配一个主要负责人。如果要像张小龙的微信一样,保持产品统一性,守住那么多底线,原则的话,达成共识估计会有难度,要不然可能就是有的咕噜说了算,有的就是项目负责人说了算,倒不是说这样不行,而是说,只要会有多个人决策,最终产品就不能学张小龙那套。保持强烈的风格,守住各种底线。

当然,有人说乔布斯以前也同时负责手机,iPAD,甚至Mac,甚至还负责皮克斯啊,苹果产品不也很牛逼么?这个怎么说呢,详细的没有细查,但是乔布斯应该是在一个产品非常成功之后,才开始下一个的,无论是mac,ipad, 还是iPhone,而币乎目前连第一阶段的好文好报都没做到,MYKEY又是一个听起来很大很多人想竞争的产品,我觉得咕噜本身不一定有这个意愿去做乔布斯这样的人。

OK,上面只是举例,但我相信很多公司的产品经理,想学张小龙那套的东西时候,还是要掂量一下,你在公司,有谁能对产品绝对说了算么?或者更明确一点的,谁在产品决策上,有一票否决权么?如果没有,就别瞎想了,很多产品经理转得很开心,里面有些人,产品经历估计都不到3年,估计也幻想做做产品的上帝,对此,我想说,先去看看张小龙之前的经历,他也是沉寂过很多年的。而且做得第一个产品,自己一个人负责所有,做到第一名。就这么牛逼的人,十几年之后,在腾讯才在邮箱和微信上接连爆发,你说你有啥,你多少经验,你就像学这个级别的人的产品大法?

看到朋友圈有个评论,张小龙的地板,可能就是很多人的天花板,贸贸然就学他那一套,大概率第一年就会很顺利的…………关门。一个只有5斤力气的人,非要去学关公耍几百斤大刀的刀法,不科学的。

当然,倒不是说所有的产品经理学张小龙都是扯淡,其实,有一些,我自己觉得是可以参考的,就是没有张小龙这样的人,是不是可以有一些基本的原则,每次所有人无法达成共识的时候,参考原则,这样只要原则统一不变,大部分产品,应该也不至于各种四分五裂,就像被张小龙吐槽的,这里加点这个,那里加点那个,不过话说回来,原则谁定,定了谁来守住,又很尴尬了。

如此看来,只有一种产品经理可以学张小龙,就是本身就是产品经理,同时又是CEO的人,而且,足够强势有天赋,其他的,还是歇歇吧。

如果有这样的人,对产品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可能很多问题也解决了,比如很多人讨论的,通证产品,有了激励,用户变形的问题。其实也可能可以有答案,因为不管怎么设置激励,最后看是否符合原则就好了。比如张小龙列了几个产品原则,我觉得很牛逼,工具是帮助用户提升效率的,用完就走,走了还会再来。只要不管通证怎么设计,怎么激励,看那个更符合这个原则就好了。

不过我们写文字的打嘴炮容易,真的做估计很难,老实说写文字越多,越是不太敢真的人认真去表达什么,因为都是意淫,不需要为结果负责。就像张小龙说那么多人教他做产品一样,都是不需要为结果负责的。所以考虑的也不周全,我写文字也是,主要其实还是想赚KEY,意见和想法,就是代表了,写作时的观点,之所以要有观点,只是不想太水,不过这样的观点,最多只能算想法,甚至有时候是为了赚KEY硬凑的想法,币乎里写这样文字的特别多,最开始我也偶尔看,后来觉得都挺扯的,那为什么还写呢?因为虽然我也是扯,但感觉要比很多人扯得好一些,有时会多少还稍微有点价值,嗯嗯。

当然,话说回来,这也不能怪作者,币乎的机制摆在那里,我有过非常认真研究资料写文章的时候,可惜最后,效果一般,可以说是币乎的机制诱导的,所以,凡此种种,都谈不上对错,本就互相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