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有四个字,可以说是一语道破投资系统的真谛。这四个字就是本文的标题:大道至简。

认知是系统的公设,是系统的基石。但其实,大部分认知就是一些简单的常识,比如“投资 是很可能亏钱的”、“市场是不可能一直涨的,也是不可能一直跌的”、“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是政府无法扼杀的”等等。

也许你会问,这么简单的东西能构建出什么系统吗?

答案是肯定的,上篇我们就尝试过了。当然,那只是小儿科。而在现实世界中,从简单出发,往往能到达你想象不到的境地。

世界上最成功的组织---宗教,其基础都是寥寥数条教义,如基督教的十诫和五个唯独、佛教的三法印四圣谛、伊斯兰教的六大信条。

当今世界的霸主---美国,其立国基石只是短短的7条宪法。

精美的牛顿力学大厦,其基础是简单的牛顿三定律。

纷芜繁杂的经济学,其基础也就10大原理。

完美的欧几里得几何,其基础是简洁的五公设。

然后,我们再回到投资领域。

巴菲特是当之无愧的股神。他在每年的《致股东的信》和股东大会上,都会不厌其烦地解释他的投资理念,在这过程中,往往金句频出、语录成集。吃瓜群众们听到这些经典语句,往往觉得非常有道理,但又似乎觉得这些道理飘在空中,无法作用到自己身上。

但其实,你要是了解巴菲特的操作系统,就会发现这些道理其实是大有实际裨益的。巴菲特的那些金句,有的是他的基本认知,有的则是他的操作系统的一个侧面。

巴菲特最基本认知,其实就三点:理性、时间、复利。

巴菲特说过:“投资必须是理性的,如果你不能理解它,就不要做”。

既然普通人买个菜都会讨价还价,那买股票时为什么就把理性给丢了?巴菲特认为理性是投资的前提,所以他每次买入前,都会非常仔细地、理性地评估标的,而且会在尽可能便宜的时候买入,于是有了另外一句名言: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

对于时间,巴菲特有一段话说得很精辟:让九个女人同时怀孕,小孩也不可能在一个月内出生。

很多东西,必须经过时间发酵,巴菲特明白这一点,所以拥有无与伦比的耐心。

对于复利,可从巴菲特的另一句名言得知:投资就是滚雪球,重要的是找到很湿的雪和很长的坡。价值投资就是巴菲特找到的“很湿的雪”,复利投资就是巴菲特找到的“很长的坡”。

巴菲特就是用这些简单的认知,构建了他伟大的操作系统。但如果要看他操作系统的内核,其实也是异常简单,那就是:买入,然后持有。当然,对于如何买入、如何持有,这里面的学问则是博大精深。

与巴菲特类似,索罗斯也基于一个非常简单的认知——正反馈,构建了他的“反身性”操作系统。

这些例子正是大道至简的完美诠释。所谓“大道”,就是一个很牛逼的系统。而“至简”,就是其基础却很简单。投资也是一样的,所谓构建操作系统,其实就是基于简单的认知,构建自己的投资“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