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百假争鸣系列就要完成。

当初选择使用“百假”两字是基于写什么和如何写来考虑的。我们知道币乎是个区块链垂直内容平台,所写文章主题不能偏离区块链的内容,而区块链技术的核心功能在半仙看来就是解决信任问题,解决“假”的问题。所以最后便决定用现实生活中的各种“假”象来阐述区块链技术对信任机制的意义。

”假“在字面有两层意思:

1.不真实的,或不能反映全部面目的。

2.暂时无法确定的,仅基于某种推理的

而“假”的根源在于人的多面性,”一“和”多“的哲学关系在每个人身上都存在。无限区分的属性最终统一在一个独立自存的事物里面。所以一个人有高尚的一面,也有卑劣的一面,有高贵尊雅的一面,也有俗不可耐的一面,在不同的环境,面对不同的群体,便有不同的想法与动机;人性是不可捉模的也是无法确定的,假心假意是与生俱来的,所以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机制是至关重要的,它直接决定人与人之间的协作或者合作是否能成功。

“一人不进庙,二人不看井,三人不抬木”其实就是缺乏信任机制时的一种处事共识:无信任、不合作!“

为什么”一人不进庙“?
寺庙本是佛门净地,依理说神佛菩萨们住的地方,应该是最安全的。那为什么古人要告诫大家,特别是女人一个人不要轻易去寺庙借宿呢?这是因为你无法确定里面住的是否为真的和尚,首先和尚可能为山贼假冒,其次就算是真和尚,对一个女人来说,和尚”一个字是僧,两个字是和尚,三个字鬼乐官,四字色中饿鬼“,单独投宿,风险指数无疑相当高;对一个男人来说,你也无法确定这些和尚有没有谋财害命之心,正所谓“不秃不毒,不毒不秃;转秃转毒,转毒转秃”,因此在无法确定对方值得信任之前,一人不进庙。

为什么”二人不看井“?
其实还有其它几种说法:”二人不临渊“,”二人不踏崖“之类的。这个很好理解,如果双方没有绝对的信任关系(事实也无法保证绝对信任存在),千万不要同去十分危险的地方,一是如果对方不怀好意,你便会莫名其妙丢了小命,二是对方自己不小心掉落下去了,你又脱不了嫌疑。退一万步讲,就算双方主观上都没有恶意,你也无法保证因为双方不小心的碰撞产生意外。所以二人不要同去井边、天台边、悬崖边之类的危险地方。这些地方的风险系数有多高呢?半仙用”井里骨骸“作为关键词在百度竟然搜出230万个结果。

为什么”三人不抬木“?
三个人一起抬木头,走前面的人的命运掌握在后面两人手上,一旦后面两人有异心,前者相当危险。而且人越多,如果没有经过充分的训练建立起共识,大家就会节奏不一致,步调紊乱,反倒增加负担。而且如果三个人中间有人偷奸耍滑,不出力或者少出力,又会引起互相猜忌,导致团队离心。所以在没有建立起信任机制的情况下,一项任务参与的人越多,实际效果可能反而更糟糕。

可见,如果没有一个信任机制,为了自己的安全,必须小心翼翼地面对每一件事,去什么地方,与谁同去,如何去做,时刻都要提防别人暗算自己,一个失去信任基础的社会就会变成一个互相投毒、互相伤害的社会。抖音上面出现各种各样的“如何防范陌生人”的善意视频,其实就是整个社会缺乏善意的表现,当一个社会随时随地都存在陷井之时,人们相互之间高度戒备,冷漠残酷便会变成一种恶性循环,人与人之间的合作便无法正常进行。但是人类又是社会动物,天然注定了互相之间要进行各种各样的合作。怎么办?当然是基于共同的利益基础制造一个”虚构出来的”事实,然后想尽办法让别人相信这个”事实“的存在是必然的,并且愿意去追求这个”事实“,从而达成各种共识:

“法律是整个社会的共识”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是一部分人的共识。

”不经风雨,不成大树,不受百炼,难以成钢“是一部分人的共识。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也是一部分人的共识。
…………

那么要如何达成一个共识呢?
3月5日是雷锋日,雷锋是道德楷模,我们就用道德为例进行说明。在现代汉语词典中对道德的解释是这样子的:

道德是通过行为规范和伦理教化来调整个人之间、个人与社会之间关系的意识形态,是以善恶评价的方式调整人与社会相互关系的准则、标准和规范的总和。道德通过社会的或一定阶级的舆论对社会生活起约束作用。

从词典字面意思来理解,大家都认同的共识原则是道德生存的基本前提,否则最多只能算是个人主观世界的善恶观念。要让个人主观世界的善恶观念变成一种大家都认同的共识并不容易,因为每个人的认识高度不一样,利益不一样,考虑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就必然有不同选择。如果其他人不认可个人善恶观,那么以自己的善恶观去要求别人,但会变成一种道德绑架,取得适得其返的效果:

鲁国有一道法律:如果鲁国人在外国赎回变成奴隶的鲁国人,就可以从国家获得补偿和奖励。 孔子的学生子贡,赎回一些鲁国奴隶,但他拒绝了国家的补偿。孔子就对子贡说:子贡你错了!你不愿意领补偿金只能说明你个人品行好;但你不领取补偿金,就没人再去赎回自己遇难的同胞了。”
相反子路救起一名溺水者,那人感谢他送了一头牛,子路收下了。孔子高兴地说:“鲁国人从此一定会勇于救落水者了。”

道德共识作为法律共识的一种补充,往往需要国家宣传力量的介入,但是如果没有共同的利益基础,这种强力宣传最终只会演变成造神运动。宗教里面,所有的道德标准都来源于神,但是现实生活中,道德标准需要从人与人之间的产系及变化中寻找基础与根源。作为一个70后,对雷锋的感情十分复杂,从小接受无底线善良教育,认为这个社会如同宣传的那般美好,长大后却要面对复杂的经济社会、面对各种生存压力,面对各种尔虞我诈,这种虚拟与现实的强烈对比对心灵的冲击是巨大的。同时也告诉自己一个道理,对于完美的道德楷模,尊敬他但是敬而要远之,拜佛不成佛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家庭负责。

雷锋是个好同志,或许他个人的品质与思想境界比大部分人要高,但是希望通过宣传让大家都接受雷锋的道德水准便是强人所难,因为雷锋只是个例,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与大部分人要养口糊口的经济基础不一致。所以要求大家都无私心,无杂念,无情欲,全心全意为国家为人民服务某种程度上便可以视为道德绑架。

国家隔三差五就要推出一批模范人物,到处推广宣传他们的英雄事迹,实际上就是想在社会上建立一个道德共识。遗憾的是,我们对雷锋有多渴望,雷锋在我们这个社会就越稀少。学习雷锋的宣传活动每年都在进行,但是雷锋精神就已经变得日益稀少;子贡赎人的榜样抬得越高,效法人就变得越少。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强人之所不能,虽令不劝;禁人之所必犯,虽罚且违!”这句话说明不管什么共识,道德共识也好,法律共识也好,在人性面前都无法避免破裂的情况出现,所以这个社会无论如何不可能绝对安全。

区块链与通证机制的出现实现了用技术手段代替人性来建立共识,技术本身是没有立场的,所以不用担心它主观上面有作恶的可能,作恶的只是技术的使用者。因此区块链技术的出现将实现人类从未建立过的超强共识。人们总是说:代码即法律“,实际上代码共识远远强过法律共识。

区块链透明及公开的算法机制可以无条件保证合作信任关系:一切都是阳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存在欺骗与虚假。阳谋下,如果明明你可以清晰地看到陷井就在面前,还要跳下去,那就另当别论。用智能合约来实现信任,技术人员将实现权利和义务的条件以代码的方式进行编译,在代码中添加触发合约自动执行的条件。这就意味只有两种结果,相信并且同意就加入,不相信不同意就拒绝,不会存在强人所难下的虚情假意行为。再加上区块链数据不可篡改,一切交易数据无法违规作假,杜绝了主观欺骗的产生。

所以区块链的世界里面,一切都是基于自身利益的自愿行为,人与人之间的合作,不用费尽心思去猜测他人的动机,不用去防范他人的暗算,也不用道德绑架去强人所难,认准算法共识即可,反映到通证机制里面,就是”信则有token,不信则无token,小信有少量token,大信则有大量token.

币乎是一个通证项目,但是遗憾地是很多人的思维还没有转过来。key作为币乎的权益令牌,基于KEY的一切算法即共识。所谓好文有好报,好文的标准与币乎的发展方向是由key币说了算。现阶段,KEY主要是鲁斌博士及币乎团队拥有,所以什么是好文,币乎如何发展,现在他们说了算。但是随着KEY币越来越分散,当鲁斌博士及币乎团队的权重日益降低之时,什么是好文,币乎如何发展便是社区说了算,而如果社区高权重者支持所谓的”水文“泛滥,把币乎带向了死胡同,那么社区在这个过程中只会不断分叉,不同共识的token便会不断离开社区。当币乎死亡的那一天,损害的也是高权重者与他拥趸的利益,这也是为什么中本聪是谁现在对比特币来说并不重要的原因。

所以仅从文字上面指责他人的文章是水文,这是道德绑架!真正的做法是,依据币乎的共识与算法,买几亿,几十亿KEY,把自己眼中的水文踩的一文不值,让它永世不得超生才是通证经济的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