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继续第六个区块链名词:去中心化(下)

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以及全球化的推进,人类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而且科技及教育的发展,个人力量普遍变得越来越强大,因此在很多领域,单个节点开始为自己谋求更大的利益,他们有意无意开始追求去中心化,开始强调点对点直接交易,希望跳过中介。
如公司员工的单兵能力越来越强时,一旦他们认为没有得到合理的回报,比如说996工作制,那么他们的离心力就越强,他们就越来越想跳过公司这个中介,自己跟客户直接交易,哪怕挖几个客户做自由职业者都行。
”我们痛恨腐败,痛恨的不是腐败本身,而是我们不能腐败",
"我们痛恨资本家,痛恨的不是剥削本身,是因为我们不能剥削别人"
"我们痛恨机器人羊毛党,痛恨的不是撸羊毛本身,而我们没有机器人"
因此 所谓的去中心化其实是为了追求另一种中心化。如图所示
拒绝“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4K财经

在这个分布式网络里面,没有绝对的中心节点,但是人人又都是中心节点,无论是A或者B,在某个局部,它们都是1,2,3,4,5,6,7的中心。可见,中心化还是中心化,只不过在形式上由垂直中心化变成了扁平中心化了而已。因此半仙的结论是:“去中心化=扁平中心化”

那么扁平中心化(去中心化)是如何解决“拜占庭将军问题”这个难题呢?

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分析一下, “拜占庭将军问题”  的本质是什么。我们知道“拜占庭将军问题”要有一个前提,即传输信息的通道是绝对可靠的,即不存在“两军问题”,也就是说不存在信息遗失、被篡改、被截获的任何可能。昨天的文章已经讲过,通过非对称加密手段可以解决“两军问题”,所以这个前提是存在的。

那么假设,现在有一个公司有11个部门经理分别在11个国家主持工作,他们之间的沟通只能通过点对点信息交流,由于公司实行996工作制,有些部门经理心生不满,准备在明天例会上提出抗议,公司的规定里有这么一条:任何建议,投票人数超过50%就无条件实行,于是这11个经理便互相问询各自的意见进行摸底,希望依据摸底结果,遵从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决定自己明天是否抗议。

通常情况下,经理为了权衡利益,都会忠于自己真实想法,那么这个摸底很快就有真实结果。问题在于这11个部门经理当中可能有老板心腹,或者有骑墙派,心腹可能在中间捣蛋坏事或制造假相争取骑墙派,从而推动事情向相反的方向发展。所以此时相互之间都会有戒心,互相之间无法建立信任。。

“拜占庭将军问题”中,因为点与点沟通在时间上没有确定性,他人无法知道你与其他节点沟通的先后次序与详细内容。经理A一分钟内同时收到其他10个人的意见,此时只有A本身知道先后次序。假如A是间谍与骑墙派,那他会有意无意等尽量多的诚实经理先表完态,然后根据自己了解到的情况见机行事。

骑墙派还好,他在内容表达上是明确的,即仅从技术角度来说它也是诚实的,比如最后他依据形势选择当人,那么他对其他10个经理就只说人话,反之就只说鬼话,而间谍不一样,他会根据了解到的情况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从而制造混乱与恐慌。

所以“拜占庭将军问题”本质上是因为实名状态下,由于信息传递先后次序不确定,加上间谍节点在信息制造上的不确定造成了“一致行动”的未确定性。即这个问题是间谍与诚实经理们在信息制造与信息获取方面不对等造成的。

可见消除这种不对等即可解决“拜占庭将军问题”,如何消除?可以从三个方面尝试。

一、匿名,通过身份加密保证主体识别性的无差别。

二、明确信息制造的时间一致性。

三、明确收取信息内容的一致性。

做到上面三点,且间谍少于50%的情况下,间谍便无法作恶。(间谍大于50%探讨这个问题没有意义)

现在假设这11个经理决定临时建立一个迷你私人链,大家通过私人链每人随机自动得到一对密钥,他们用密钥签名确定身份,此时经理们谁也不知道密钥对应的是谁。然后所有人公开自己的公钥,由系统随机对公钥进行抽签决定谁来表态,但表态时间不能超过1分钟。

假如抽中公钥A表态,由于不知道其他人会是什么情况,不管他是不是间谍,他只能真实表达自己的想法,然后把这个信息用其他10人的公钥加密后同一时间发送给他们确认,其他人用私钥解密后各自表态同意或者反对,并把表态信息用公钥A加密后发回给A,A便作出统计结果,并把统计结果公开让10人确认,确认时间不能超过1分钟。

如果大家没有异议,便把表决结果上链永久保存,如果有人有异议,A与异议者可以通过密钥公开两人之间的信息来往自证清白。这便如同无记名投票公开唱票一般。因为每个人的投票只有自己认识,唱票人倒出选票让大家确定自己的选票没有作假后,便打开选票唱票,唱票结束后每个人当着大家的面各自认领选票公开身份,这个过程间谍没有操作空间。如果第二天谁反悔,那么从此他将会被众人孤立。

如果每个节点接受信息的时间同步上也无差别时,间谍就跟其他节点一样,便失去了时间提前量优势,此时他只能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选项。并且他也无法向不同节点发送完全相反的信息来干扰诚实节点的判断,因为即使他有作案动机,也丧失了作案时间。所以最后诚实节点的真实意愿一定会得到体现。(间谍干扰信息无法验证)

时间同步上无差别,信息制作及接受的主体其识别性也无差别时,那么间谍就无法人前说人话,鬼前说鬼话,因为他无法确定谁是人,谁是鬼。

当然这个例子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区块链,所以有很多漏洞。真正的区块链有着极为复杂的算法来确保诚实节点的真实意愿及利益得到主张,其逻辑及算法远远超过半仙的认识水平,所以此文只是半仙个人的理解,不一定正确,甚至是严重错误的,希望大家不要较真,毕竟只是饭余茶后的戏谈。

戏谈戏谈,骗个烟钱,所以有钱的赏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半仙躬身而谢,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