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仙是一个好奇心非常重的人,无论什么新鲜事物都不排斥,都想去试一试。比如99年开始用qq, 2000年尝试为单位做网站,03年开始用淘宝,11年用微信,12年底开始玩比特币,好象一直做着新事物的“发现者和推荐者”和新事物的一个扩散节点。遗憾的由于认知水平有限以及玩票心态过重,在每一个红极一时名词之后,虽有预知行为而没有坚定的持行能力,不能制定严格规划发展路线,完美错过每一个风头。

那么预知能力就一无是处了吗?当然不,相反,预知能力对于新事物的传播、发展、发酵,以至最后产生化学反应都非常重要。投资人问创业者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你对你们行业发展的趋势怎么看?这其实就是问的创业者的预知能力。除了回答公式化的”行业快速增长期、发展前景、产业市场容量”等等内容外……投资人最想得到的答案是:”为什么是现在?投资人的潜台词是,这个玩意之前没有出现过,或者之前出现过零星邹形但是夭折了,那么你凭什么认为将来会大放异彩?你认为它会成功,是不是掌握了绝大部分人不了解的创新因素?”

投资人不问创业者的专业背景,不问他的过往经历呢,却关注创业者的洞察力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任何一个风口都是源于重大生产关系的改变,而重大生产关系的改变离不开科学技术的革命,科学技术的更新就是最大的创新因素,它既是生产力的革命,也会引起生产关系的重大变革。有意思的是,很多新兴行业的成功者,其创始人们大多并不是这项技术的研究者或者发明者,而是善于学习新概念,整合新领域的门外汉。比如马云根本不懂计算机,也不懂做网页,但他因为尝试到了互联网的方便,敏锐地洞察到了它的无限前景,并付之行动,才造就了他的电商帝国。任正非本是一名建筑兵,只是因为从香港倒卖交换机赚钱的过程,认定了民用通讯领域的巨大潜力,才创造华为,并让华为成为世界著名的民营通信科技公司。这些都说明了预知能力,特别是对新技术的影响的预知比对技术本身的理解力更重要,也就是天才们往往关心的不是技术本身是什么,有什么原理,而是非常关心这项新技术为什么被创造出来,创造出来之后可以用在哪些领域上,会不会广泛接受从而产生化学反应,引发台风让猪飞起来。

那么下一个化学反应是什么呢,不用说,它们将会从以下名单中出现:“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 我们以区块链为例,因为现在区块链在生活中一直没有非常普遍的运用,所以概念虽然红极一时,但也被各种组织或者机构把名声玩的不怎么好,人们对它的印象就是发币,炒币,缺乏信任。半仙认为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目前以代币为代表的区块链发展阶段,其使用方式并不友好,普通人对钱包使用都不熟练,如何理解通证的作用,如何让这个新事物广泛传播?

半仙有一个大胆的结论:“基于传销模式的传播,预知行为将对区块链的发展产生链式化学反应。”半仙这不是为传销背书与站台,而是通过传播原理分析的结果。我们来看看某个具体的节点对新事物的传播的影响。

如图:

设定传播槛值为2/3。

假设一:每个节点清楚与自己最近节点的连接情况(知道且仅知道下个层级的关系)。

假设二:单个节点都如同机器一样理性,可以预知之后的发展。

假设三:所有节点都知道其他节点会根据预知收益来采取行动。

预知行为下的链式化学反应-4K财经

如果1作为初始信息A的接受者,他现在把信息传播到了节点3,从节点3的角度来看,节点3知道,节点4连接了2,3,5,节点5连接了3,4,6,如果节点3采用了信息A之后,只要自己接受了信息A,那么只要4与5中间只要任何一个节点接受信息A,三个人都将达到2/3槛值,所以大家收益都会增加。而且信息传到4与5后,因为大家熟悉互相之间链接情况,所以节点3就会预知4与5极大概率会接受信息A,这种情况下,节点3就会愉快的接受A,同理,4,5也将基于同样的心理接受A,A就得到了顺利的传播。如果把这个简单模型进行扩大,我们就知道,当样本足够大时,虽然群体不可能全部理性,但是哪怕只有10%的可以接受新事物,这10%的火种将会点燃整个网络,形成燎原之势,最终所有节点不得不接受新事物。

回到传销模式来,很多人因为一夜暴富的心态加入传销,所以在一个传销群体里面,可以做到人人理性机械般的接受上一级传递下来的事物,并且他会极力动员链接自己的社会人脉 接受这个事物。以很多区块链传销为例,因为欲望与信念的关系,他们会虔诚般地接受传销者传达的一切信息,这其中包括如何使用钱包进行交易。而我们知道,加密数字资产的钱包使用大同小异,一旦他们习惯使用这种相对麻烦的操作并把这种操作技能进行广泛传播时,人们就会很快习惯使用数字加密资产钱包。想一想,我们每个城市都有很多这样的团队,而且这些团队动不动几千人,几万人,当人们使用数字加密资产钱包如同使用qq,微信一样顺其自然时(哪怕它是传销币),通证经济的群众基础就筑实了,就有了开花结果的土壤,只等链式化学反应的到来。虽然代价是很多人血本无归,成了炮灰。

或许区块链必然要踩着传销者的炮灰前行,这让人真的沮丧而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