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已经在熊市了吗?这个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那么熊市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如果给一个时间节点的话,我觉得真正牛熊转化的节点是2018年3月7日前后,比特币跌下一万刀,并且再也没有回去过我们目前处于熊市的什么位置-4K财经开始。
而在这个节点,刚好发生了一个利空,也就是币安被黑客攻击。当然,不是说币安跟熊市有什么关系,只是市场到了这个点,需要一个事件来过度,币安刚好站在这个节点上而已。就算没有币安事件,也会有其他事件来过渡市场。
而真正彻底进入熊市,也就是“凛冬已至”的时间节点是BCH的分叉,也就是比特币结束了好几个月的6000美金横盘,直接跌到3000美金位置。当然,这也不是BCH的错,比特币迟早要跌下来的,我们还要感谢BCH,提前结束这轮横盘呢。
当我们在讨论熊市的时候,我们至少应该清楚,我们在经历什么样的熊市,熊市到什么位置了,是不是值得我们继续等待。
在牛熊转化之后,人们并不清楚是否牛市走完了,还在不断挣扎:主网上线、平台币纷争、预测概念火热等等等等,都在不断地试图抓住牛市的尾巴。
但是在彻底进入熊市,也就是BCH分叉之后,你会发现除了一些资金盘、CX甚至诈骗等还在活跃之外,“主流币圈”似乎动静寥寥。那么,这才真是熊市前半段的高潮了。
那么,熊市的“中场”是什么呢?
两个字:裁员。
我所理解的熊市必经阶段有暴跌、裁员、消失、绝望、重生。
暴跌不用说了,我们已经经历了够多了。
那么裁员的发生,是以什么为代表的呢?
是以那些我们认为“躺着都发财”的公司都开始裁员开始的。
随着12月底,金色财经老板杜均发朋友圈声明,金色财经这家国内币圈头部媒体裁员35%的消息也得到了确认。从这里开始,整个币圈,或者说区块链行业最赚钱的三大领域,矿业、交易所、媒体之中的绝对头部企业都已经完成了裁员。
三大领域是什么?交易所、矿机商、媒体。
回头想想,在牛市的时候,是不是怎么都想不到这几个都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居然已经开始亏钱到裁员的地步了?一年前,又有谁能想到,比特大陆都能产生一个季度几十亿的亏损呢?谁能想到“卖水”的金色财经都开始裁员了呢?谁能想到有人玩就一定不怕没钱赚的火币裁员裁的最早也最凶呢?
想不到,就对了。这就是熊市所需要的思维转化。
那么什么是消失?消失包括我们熟悉的项目、交易所、“大佬们”等等,牛市热闹的很,熊市渺无音讯。
你仔细想想,是不是很多项目已经很久没更新代码、没更新社交媒体、没更新开发进度了?是不是很多交易所偷偷摸摸甚至明目张胆地跑路了?是不是很多“大佬”都沉默很久了?
庆幸的是,裁员和消失,都已经发生了,而且速度比我们想的还要快。 为什么想要看到镰刀开始折戟?因为一个行业到最后,只有镰刀撑不下去了,韭菜才会继续长出来,而之前的状态,别说韭菜了,韭菜根都割没了。
这也就意味着,熊市过了中场,已经进入下半段了。
为什么这么确定?听我分析。
牛市是怎么来的?简单复盘就是:炒币能挣钱。你别小看这件事,炒币能挣钱——所以那些在交易所买币哪怕追涨的能挣钱——所以抢交易所开盘首发的能挣钱——所以投项目私募(公募)的能挣钱——所以投项目天使轮能挣钱——所以投项目基石轮能挣钱。
一倍一倍地翻,所有人都有钱赚,尤其是后续无脑跟进的散户们有钱赚,才能带来更多无脑梭哈的韭菜进场。
还原到现实生活就是“我刚买了XX币,一下就翻倍了,后悔买少了,接下来打算入这个谁谁发的另外一个币,听说会涨十倍”
“卧槽,真的吗?我也跟一点试试!”
“卧槽真的翻倍了,后悔就买这么一点啊,我去喊我群里朋友也来买”……
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韭菜冲进来,这是牛市最基础的标配。
而在牛市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遵守最基础的游戏规则:至少让先进来的,在社群里的赚到钱,才能扩散开来让更多人进场赚到更多的钱。
而镰刀比韭菜还多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只有破坏规则才能赚钱,没有人会在意以后赚多少钱,而只在意眼前能赚多少钱,于是从割首发追涨(拉一波就砸),到直接开盘破发割私募,再到不兑现上交易所的诺言
把除了基石的都割了,再到割所有早期投资者,包括但不限于强制锁仓等。这也是为什么,我从几个月前dapp兴起时就不看好的原因,镰刀疯狂涌入,韭菜索然无味,从而导致dapp圈很快就到割早期投资者这一步,然后所谓矿工也无利可图,凉的很快。
所以镰刀慢慢折戟沙场,当然是好事了。为什么在牛市期间几乎没有什么好项目?因为当人们都红了眼的时候,没人相信“团队再做事”,而只相信拉盘,从而白皮书随便吹、找大佬站台、上最好的交易所、媒体铺天盖地报道、找大V喊单这都是标配,所以你一个想好好做事的项目融得到资吗?你老实地讲,目前要做个能用的公链要一年,技术跟进要时间,开发要时间,用户培养要时间等等等你等…. 用户听完你扯这么多早就跑了,全去梭哈那些喊单承诺百倍的币了。
于是劣币驱逐良币,市场上全是劣币。
我觉得市场上那些有私募、有预挖、有拿过投资的,跌幅还高于比特币的,都可以看成是劣币,甚至跌破私募比例,也就是按ETH计都跌个几倍的,只能说完全是割的十分彻底了,除了说这是一个圈钱的项目之外,还能说成是什么呢?况且并没有任何成果产出。而如果项目圈钱圈到这个地步的话,说明这个行业造血能力几乎全无了,相关头部的吸血能力达到最高潮。因为项目是用户的镰刀,而这些头部企业是项目的镰刀。
正如P2P发展到最后一定会导致暴雷一样,无监管下的竞争,到最后一定会是劣币驱逐良币,你承诺合理收益,我承诺根本无法兑现的高收益,用户的钱自然跑到我这里来,于是正经P2P无法生存,市面上只剩资金盘形式的P2P,最后暴雷只是迟早的事情了。而到最后,人们忘了还有正经P2P的存在,忘了P2P最开始的愿景和人们看好他的原因。
说了这么多,应该可以解释为什么我认为熊市上半场结束了。 当头部企业开始裁员节衣缩食说明了除了头部之外的相关企业,不管是打算挣用户钱的,还是项目方钱的企业都很难过了,再熬一熬,他们也就离场了,从而使得这个行业的“基础设施”价格大幅下降,比如上交易所不用天价上币费了,媒体报道不用天价推广费了,一个币如果想走POW的道路,算力也没那么贵了。对于不打算圈一波就跑的项目来讲,起步更容易了,也更容易成功了。
而同时,草根项目也更容易出头,从用户共识开始,自下往上起来的项目更容易产生财富效应——而这比那些还没开始起步就有一群等着分钱的“大佬”们眼巴巴等着分钱的项目好多了,毕竟不用等大佬们像吃饱韭菜们再喝汤,散户们甚至有可能吃到肉了,这才是能刺激更多用户进场的必要条件。
原来的玩法已经完全玩不转了,正如一条铁路已经被荒废了,因为没有火车还选择这条路走了。
同时,我也看到了熊市下半场的开始。而熊市下半场,将会更冷,更难熬,因为火车不知道走哪条路了,就导致根本没有车走了。所以我们进入了下半场,虽然庆幸已经熬过了一半,但是也要明白,黎明前的黑暗,才最黑暗。
但是也更有希望,因为很快群众中将会开始出现新鲜的玩法,新的概念和最重要的:新的造富神话。火车总要走的,只要有人上车,车总要启动的,没路也要开出一条路来,只要车上的人够多,乘客给的钱够多,人们总会想出路子的。
所以我们处于熊市什么阶段?下半场的开始。我们要等待什么?等待想做“镰刀”的他们逐渐退场,直到再进场的,不是镰刀,而是肥料。
目标明确了,持币过冬的你,还在怕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