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来讲第五个区块链名词:中心化与去中心化

 

首先要说明的是,不管是“ 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它们都是事物自下而上发展过程中的选择结果,是事物发展不同阶段的需要。它们本身是个中性词,所以“中心化”不代表落后,“去中心化”不代表先进,这一点一定要明确。
中心化是人类出于互相协作的需要必然形成的一种模式,在一个中心化的体系里面,中心控制节点,节点依赖中心。整个体系依赖中心的存在而存在,中心消失,则整个体系崩溃。
人类为什么需要中心化呢?这是因为中心化的形成是人类适应生产力的必然结果,是人类为了追求价值最大化的本能需求。与之对应的基础哲学便是“量变与质变”。
原始社会里面,个体的力量是非常薄弱的,这个时候便需要一个纽带把大家的弱力量收集起来,以集体力量 共同抵御风险,只有集体作战,获得资源的概率才能变大,从而获得更好的生存条件,所谓 戮力齐心,可移泰山! 那么这个纽带由谁来充当呢?可能是对个体中某个最强者的信任,也可能是血缘关系中的最长者,甚至可能只是锤子剪刀布的对赌结果.总之一定会有一个选拔标准,所以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此人 一定是某种共识产生的结果,然后由此人 代表纽带实施连结作用,这个首领便是所谓的中心结点。
如图所示:
擒贼先擒王,杀人要砍脑-4K财经
原始社会里面,生产关系简单,就是大家在首领的带领下一起弄到吃的,然后活下去,此时的“中心化”只是一种简单的“单一中心”,即中心节点只有首领一个人,其它人全是单个节点。如果首领完蛋,大家就只能 如鸟兽散。同样的,如果此时单个节点损失的数量过大,那么中心节点的生存也会受到危险。
而且如果中心节点作恶,单个节点之间可以直接联系,信息不需要通过中介传递,也就是说中心结点与单个节点在 收发信息的过程中是完全对等的。这个时候,虽然存在中心化,但是单个节点与中心节点之间还是点对点的关系,中心节点的作恶成本还比较高。
后来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社会分工开始细化,社会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为了应对这些复杂关系,便需要对“单一中心”的组织结构进行细化分解。此时便开始产生很多“次中心节点”
如下图所示:
擒贼先擒王,杀人要砍脑-4K财经

到了这个阶段,“单个节点”与“中心节点”之间存在一个“次中心节点“作为缓冲,那么此时单个节点对中心节点的约束力量便面对一个”两军问题“

擒贼先擒王,杀人要砍脑-4K财经

 

如图所示,中心节点的某个决策引起节点1与节点2的不满,他们分别对中心节点表示了抗议,于是中心节点宣布,如果有两个以上的节点同时来抗议,我便取消这个决策。

于是1通过信使想向2传达”明天五点一起去中心节点抗议”这个信息,但是信使在传递过程中,有可能会在A,中心节点,F三个地方被拦截。现假设信使被成功拦截,第二天五点,1准时到中心节点去抗议,但他发现2根本没有来。于是行动失败。

过了几天,1又通过信使向2传达”明天五点一起去中心节点抗议”这个信息,汲取第一次的教训,这次他决定在收到2的确定信息以后再行动。信使这次成功的把信息传达给了2,然后2给1发了一个确认信息由信使带回。遗憾的是信使在回来的路上又被成功拦截,所以第二天五点,当2准时来到中心节点时,1又没有来,于是行动又失败。

后来,1跟2又尝试了几次,但是都因为同样的原因失败了,这就说明,中心化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特别是节点与节点之间的信息需要中介进行传达时,中心节点作恶的风险就降低了,中心节点作恶的概率便会增加。

有人会说,如果把次中心节点当成单个节点,这不又是一个如同原始社会的“单一中心化”吗?这确实没有错,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又面对“拜占庭将军问题“

假设”中心节点“制定一个决策引起很多人不满意,于是”中心节点“召开会议宣布,明天上午五点,如果有4个以上的”次中心节点“准时赶来抗议便取消决策。但是”中心节点“在会议结束后又分别同ABCDEF私下进行了会晤, 暗示明天来抗议的人以后没有好果子吃,不来的人”可能“给予额外的奖励。于是ABCDEF相互之间便开始猜忌,谁也不敢保证其中不会有人叛变。这个时候,虽然ABCDEF知道团结起来就一定能获得成功,从而为自己争取到利益,但因为信任根基已经动摇,他们很难达成共识。信息传达不对等的情况下,相互信任的成本太高,所以中心节点很容易击破单个结点的联盟,这就是为什么币圈维权很少有成功案例的原因。由于“拜占庭将军问题“的存在,中心化做恶的风险便很小,约束中心化的成本很高。

那么中心化是不是只有邪恶的一面呢?当然不是!前面说了不管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都是中性的名词。中心化虽然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中心化由于信息传达效率高,所以协作效率会高很多,最关键的是由于中心节点关系到整个体系的安危,所以大家可以把防护的精力集力在一个地方,如果我们知道某个柱子的断裂会引起整栋房屋的倒塌,那么我们平时就会对这根柱子严防密守,这样降低体系出现问题的概率。

我们的目标是资源与利益最大化,所以去中心化只是手段。这个世界是复杂的,在一个复杂的世界里面,最稳定的运行便是让它在混沌中自我沉淀,自下向上地选择方式,中心化可以利益最优化便选择中心化,去中心化是最优选择便选择去中心化。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越是高级的生物或者越是高级的玩法,其组织结构越是高度中心化的,人类的大脑是我们的中心,大脑被干掉了,人便会死亡;所以如果你要干掉一个人,最佳的方式就是打碎他的头。同样的道理,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你要战胜一支军队,如果能擒贼先擒王,干掉对方的老大,基本上对方便会土崩瓦解。相反,你把一支蚯蚓或者蚂蝗切成两块,它们还可以继续活下去。植物比动物更低等,所以很多植物就算把枝头确下来,你也可以用砍下这个枝条来扦插或者组培进行大量繁殖。一些藻类,就更容易成活了,你把它他弄成碎泥,都不影响他们生存。如果为了去中心化而去中心化,那么你是否愿意变成一条蚯蚓或者蚂蝗呢?

虽然贼王权力大,但是如果有一个好的贼王,便可以战胜其他的乌合之众,从而大家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源与收益。虽然大脑高高在上,甚至大脑可以命令左手砍掉自己的右手,但是有一个好的脑袋,便可以让你的四肢减少劳力之苦。所以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实际上只是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博弈过程中的两个选项而已。

所以,一味反对中心化真的合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