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丽的故事

小丽是父母的独生女儿,父亲10年前去世,母亲也刚过世。父母亲生前留下一套127平方米的房子,大约价值300万元,房产原先登记在父亲名下。父亲去世时小丽还未成家,因此就没去办理什么手续。现在母亲也去世了,而小丽也已经成家,女儿两周岁,再过一年就上幼儿园了。因此小丽就想把房屋过户到自己名下,然后把自己和女儿的户口迁到房子里去。小丽拿着房产证和父母的死亡证明到了房管局,要求过户。房管局说仅凭这些东西没法给小丽办过户手续。小丽要么提供公证处出具的继承公证书,要么拿法院的判决书,他们才给办。小丽没办法,谁愿意没事打官司啊,就马上去了公证处。“公证处的人说让我把我爸妈的亲戚全部找到,带到公证处去才给办公证。可我爸妈的亲戚全国各地都有,有的都出国了,我到哪去找他们?”小丽找到律师说明情况时,还没说几句就哭了。

区块链为什么能解决“我的房子是我的房子”的问题?-4K财经

(二)老太太的故事

据律师介绍,此类事件并非偶然事件。律师已经接待过大量类似的继承疑难复杂案,而且根据律师接待过的经验,根据现有的法律,即使她费尽周折找到她遍布全国甚至在国外的七大姑八大姨,众堂表亲兄弟姐妹,她也不一定能达到将房子过户到她名下的目的。洪都拉斯的拆迁纠纷再看一个国外的案例。一位在洪都拉斯的老太太住在自家房子30多年,某天忽然来了警察要将她赶走,原因是国家财产局的记录显示,该房子为另一人所有。住了30多年的房子竟然属于另一个人?如何证明我的房子就是我的呢?老太太出具了土地凭证,但法院也未予采信,仍然依据国家财产局的记录为准判房屋归属另一人,老太太无奈地眼睁睁看自己住了几十年的房屋被拆毁。而当老太太的家已经被拆毁以后,法院才发现,财产局的记录有误,房子确实是老太太的。

(三)目前的房产登记存在的问题

目前在房产管理的流程很复杂,而且存在着较大的风险。一旦统一的电子托管器发生损毁,很多资料就无法恢复。 在当今的经济条件下,信任是稀有的。这种信任的缺乏,造成了大量的资源投入来进行审计和记录核查,从而降低了效率和投资回报率。

区块链为什么能解决“我的房子是我的房子”的问题?-4K财经

(四)区块链技术可以解决公证和认证的问题

1. 不可复制每个区块就像记账本,含有不同密码,当中的电子货币是由一组独特密码组成,也可以理解为区块链的唯一性。

2. 去中心化交易发生时,讯息会发送给所有参与者,由计算机交叉运算认证,而非仰赖权威机构。

3. 不可篡改认证完成后交易即生效,无法反悔收回,也可以理解为不可篡改性。

4. 透明公开交易产生的“账本”链接到其他账本上,交易明细都被记录下来,任何人都能查证此笔交易。

所以回到刚才小丽的房产证明纠纷,只需要爸爸写一个房产证明,生成一个PDF文件,并发送到区块链上,生成一段“符号加数字”,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一把私钥,并将这段“符号加数字”告之小丽,万一发生了房产纠纷,不需要爸爸或者其他公证机构的认可,我们只需要小丽拿着这段“符号加数字”,系统就会自动识别这段“符号加数字”,如果与当年爸爸留下的“符号加数字”相符合,就证明了小丽的这个房产证明就是当年爸爸留下的那份房产证明,就这么简单。

区块链为什么能解决“我的房子是我的房子”的问题?-4K财经

在币圈如果你听说过比原链,那么你就知道上面的设想其实也就是现在比原链正在努力的方向。

希望比原链能够更快的落地应用,让文章开头的这个证明我爸爸的房子是留给我的这种怪像别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再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