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太多的人把区块链等同于虚拟货币,一旦虚拟货币的价格产生大幅波动,就开始各种自我怀疑、否定,甚至产生信仰危机。与其说很多人是对区块链产生了信仰危机,倒不如说是损失厌恶带来的心理偏见。

市面上有太多的人和文章在谈论虚拟货币的价格波动,谈论所谓的牛市和熊市周期,作为一个敬畏市场的自由主义者,我觉得人们经常过于乐观自己对于市场预测的准确度。与其把有限的精力放到妄图预测市场走势上,还不如静下心来认真思考一下区块链在人类社会演化历程中所起的作用。

与其把精力放到预测市场走势上,不如来思考区块链在人类演化中所起的作用!-4K财经

1、危机:自下而上的演化和自上而下的设计

很多经济学家和金融学家都认为每个主权国家都应该有中央银行,就像美国有美联储,英国有英格兰银行,中国有中国人民银行,它们都可以在经济周期中实行逆周期的货币调控政策,以减缓或者消除经济危机对社会的不良影响。可是如果我们真要深究每次经济危机的原因,往往都能发现中心化的政府组织在其中的身影。

《理性乐观派》的作者马特 • 里德利在其新书《自下而上》详细阐述了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的原因,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总结,那就是在很大程度上,2008年的危机是信用系统受自上而下的干预所触发的,而信用系统本应是自下而上的。

2008年的金融危机最直观的原因是银行吸收了大量的不良次级贷款,当最终开始出现大量的资不抵债时,银行坏账率高升,流动性和信任同时出现危机,接着便是疯狂的银行挤兑,当所有的银行系统早已相互交织时,便很难有真正的独善其身,连锁反应就此开始像多米诺骨牌一发不可收拾,最终出现了全球性的经济危机。

可是人们要问了为什么银行会愿意接受那么多不良贷款,难道银行发展了几百年之久的风控体系都成了摆设不成?顺着这个问题深究下去就会发现,背后充满了政府迫于政治因素从顶层设计的大量愚蠢政策。最直观的就是两房(房地美和房利美)的诞生,它们存在的使命是向银行不愿碰的低收入群体提供按揭抵押贷款,目的是刺激住房建设。它们的运转方式是从银行用现金购买住房贷款,冒险诱使银行向信贷记录并不优质的人房贷。

隐性的政府背书,让两房的权力不断被放大,因为所有的人都相信即使两房出问题,也会有政府兜底,用纳税人的钱来抵债。于是银行开始放心大胆地吸收次级贷款,这是一场自顶向下的无限权力担保,与自下而上的信用社会之间的较量,结果就是信用在现代金融的各种杠杆放大下被无限透支,直到最后一根稻草被压垮。

2、货币体系可以是自下而上且分散的

从1716年到1844年,苏格兰的货币发行权掌握在大量的银行手里,包括苏格兰银行、皇家银行、克莱兹代尔银行、苏格兰联合银行、北苏格兰银行、苏格兰商业银行等,它们热心于对手接受自己的钞票,都采用了谨慎而明智的放贷方式。钞票每周兑换两次,如果兑换系统出了故障,不良贷款决策的风声很快就会流传出去。竞争带来的市场机制让看不见的手协调着银行的健康发展。事实证明,苏格兰银行系统是高效、创新、稳定且平稳的。

一个多世纪以来,苏格兰的整个货币运行系统蓬勃发展,倒闭的银行数量仅为英格兰的一半,而且全都全额偿付了亏损,这一时期苏格兰的银行倒闭只损失了32000英镑,还不如英格兰某一年份的损失。1826年,英格兰经历了一轮严峻的银行危机,没有一家苏格兰银行受波及破产。

很遗憾,1844年由于政府的强硬,苏格兰开始走上和英格兰一样的国有化苏格兰货币体系,结果就是在中央银行不正当的保护下,苏格兰出现了大量的不负责任的银行信贷。到1847年,苏格兰的银行因为不良贷款,真的“彻底毁掉了”,需要英格兰银行的借助。

类似的现象还有很多,北宋时期四川由于发达的贸易往来催生了大量的民间的纸币,这些纸币都是由民间的钱庄发行,一直运行良好,直到政府的介入,当政府掌握了纸币的发行权时,它天然就有多发行货币的冲动,尤其是当战争需要大量金钱时,政府开始大量发行纸币,其结果就是全社会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进而引发经济活动扭曲,甚至崩溃。

3、区块链:自下而上的演化产物

当广播刚被发明时,政府特别喜欢这种一对多的单点通讯手段,因为他们可以很方便地自顶向下释放影响力,不幸的是电话、互联网接连被发明,于是终政府不得不想各种办法维护之前的影响力,因为电话和互联网都是可以多对多的双向通信手段,它们更像是自下而上的涌现,而非自上而下的设计。

人们希望可以在互联网上自由的交流、传播信息,一开始人们确实做到了,大量的信息被分散到互联网的各个角落,直到出现 Google、Facebook、Twitter、iPhone 等,政府突然发现可以通过控制入口、通道、出口等互联网必经之路,这就像市场经济下政府不会检测每一笔交易,只会在重要环节上收税。

可是历史上的人们从来都是不断在权威和自由之间抗争,正如史蒂夫 • 伯林 • 约翰逊在《伟大创意的诞生:创新自然史》所提出的,技术就像生物演变一样,渐进而不屈不挠地探索毗邻的可能空间,而每一次的创新,都开拓了可供探索的新道路。

于是加密运动开始在互联网孕育而生,一开始只是信息加密,到后来扩展到了金融领域,最终就出现了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其创始人在比特币稳步运行后,飘然离去,不留下一丝痕迹,一位(也许是一群)技术极客创造了一种去中心化的系统,留给世人是一场巨大的社会实验,而这项实验从一开始就没有政府什么事儿。

比特币诞生后,开始有大量类似的区块链项目出现,莱特币、ZCash、门罗币、以太坊、EOS等,它们全部都是自下而上的探索,虽然我们到今天依然无法看到区块链的最终形态,但是这是任何一项技术演化的必经之路。谁能说互联网早期没有被不断质疑过吗?

区块链到今天依然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交易速度慢、算力过度集中、应用落地不成熟、充斥着投机等等,创新从来都不是来自秩序,恰恰是混乱和边缘。今天有大量的创业公司在积极地推动区块链技术的改善,期待区块链行业不断走向成熟,走进千家万户。